投资人谈不平静的2018:过去高歌猛进,如今更加耐心了

2018-12-07 14:40 · 投资界  zoewang
 
12月5日举行的《投资策略进化论》论坛圆桌上,各位投资大佬分享了他们在过去一年的投资经验,同时详细阐述了各家机构明年的投资规划。论坛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12月5日举行的《投资策略进化论》论坛圆桌上,各位投资大佬分享了他们在过去一年的投资经验,同时详细阐述了各家机构明年的投资规划。论坛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投资人谈不平静的2018:过去高歌猛进,如今更加耐心了

主持人:软银中国资本管理合伙人宋安澜

嘉宾:

联创永宣创始合伙人 艾迪

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 邝子平

瑞威资本管理合伙人、执行董事 苏怡

联想创投董事总经理 王光熙

晨晖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 晏小平

2018做投资:危与机并存

宋安澜:大家好!今天很高兴参加这个圆桌讨论,主要来讲一下投资策略。2018年是非常不平静的一年。这种环境下,我们作为投资者怎么来调整自己的策略,怎么来适应这个新的情况以得到比较好的投资回报?

晏小平:18年确实是一个非常特别的年份,投资机构都会面临一些挑战,大家说的比较普遍的是募资难、投资贵,退出也非常有压力。

对我们来说,我们今年也做了一些小小的策略上的变化。第一,我们跟一些核心上市公司做了深度的研讨和合作,围绕上市公司的产业链做一些深度挖掘,第二支基金是跟一家消费品上市公司合作,在医美、旅行消费行业做了很好的布局,也已经有了退出。第二,我们的一支TMT基金,也是跟国内非常有名的做云计算的公司合作,下一步会探索在产业资本和PE合作的方式怎么样结合得更好。第三,退出这一块我们更多兼顾资本市场的变化,寻找并购退出的出路。今年是IPO是比较困难的一年,国内给并购提供了一些窗口,小额的快速并购,IPO被否以后需要三年,现在需要六个月,窗口期的缩短给退出带来实质性利好,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

王光熙:2018年不管从产业还是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主要有三大变化,一个是整个资本的寒冬,第二个就是中美贸易战。贸易战是一个非常大的因素,影响了各个产业,通过这些贸易的影响,传导到了各行各业,包括我们的投资和一些创新企业。第三块就是整个移动互联网流量接近尾声,资金开始更多去关注产业互联网的新机会。

对我们还没有太多的负面影响,我们比较有耐心,愿意去投一些早期的核心科技。中美贸易和科技的封锁,可能会大幅度促进国家政策的扶持,会有更多的创业者和投资者会进入到这个领域和方向,这是一件好事。

从联想本身的角度来讲,我们依靠着背后这样一个大的体系,能够为创业者提供的不仅是资金的帮助,更多是一些产业资源性的战略支持。今年的节奏放慢,使我们有更多的时间回顾过去,去看一下我们投过100家企业,更多发挥一些头部的能力,去帮助他们更好发展业务。包括借助整个联想在内的产业链、全球化资源帮他们度过这个寒冬,这也是我们最近半年做得比较多的一些工作。我觉得这是挺好的一个习惯,过去高歌猛进的时候,都忙着把钱投出去,现在大家会做一些研究型的投资,更多去深入学习一些行业,做一些同步的增值,这是更加专业化、更加有耐心的打法。

联想集团本身也起起伏伏,我们受到的影响还没有那么大,整个节奏的变化更加坚定了我们过去的一些打法,能让我们更多去提高这一方面的专业素养和耐心。

苏怡:18年对瑞威资本来讲,确实是比较特殊的一年,我们整个团队经常也感慨万分。特殊在于几个点,一个是危,碰到了整个行业的动荡,下半年严监管造成一些泡沫的破裂,引起了一些所谓的爆雷事件,我们也受到波及,募资停滞。第二,因为我们投的是地产相关的行业,国家对地产的调控一直是持续加强的,所以我也被投资人问,你觉得地产还能投吗?我说房子、物业这些东西是不会消失的,一方面要投资永远都是龙头的项目,还要看什么时候投,谁来投,怎么投?

另外一方面,因为公司18年冲刺上市,又赶上了宏观经济不是太好,整个资本市场不是太理想。相反来说,这让我们思考业务的转型,带来了很多新鲜的血液,这也是18年收获的一个机遇。进入到资本市场,我们既是投资别人的,也是被别人投资的。对我们来讲,18年是危机和机遇并存的一个年份。

以不变应万变

邝子平:18年我们基本上还是以不变应万变,启明在18年的年初完成了最新一期美元基金和人民币基金的募集。在新的基金募资完成了以后,基本上是按照我们自己的想法、思路和进度在进行投资。

谈到基金的策略,我觉得可能大致上是这么几点,一个当然就是看你的融资周期,这一点其实对一个基金的长治久安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基金什么时候重新回到市场,作为一个基金管理人经常需要去考虑。

第二个当然就是基金的规模,规模决定了基金的一些行为以及你对团队的诉求。到底要建多大的团队,投多少项目,是否随着基金的规模,开始往更大一点的项目去投,这是我们经常要决定的。

第三个需要基金管理者经常去考虑的问题,就是投资的阶段。比如说每一期的基金我们要做多少的预留,这是基金层面经常要去讨论的。

在这之后就是投资的策略,投资策略一般是在一个基金设立之前的半年左右进行讨论,我们对每个行业的投资策略是什么,得出一个结论以后,再邀请整个团队和投审会、管理合伙人做一个很详细的沟通交流。

每年的投资方向,我也会针对自己的情况再去做一个更新。比如To B领域、科技投资板块。去年我们可能会认准几个细分行业,在新一期基金里会比较关注,其中一个是人工智能的落地,我们已经投到了不少人工智能平台这一类的公司,比如说做语音和语义识别的。在新一期的基金里面,人工智能的落地场景已经相对成熟了,所以在这一期的基金可能会更多地去看人工智能在某个细分领域的应用。

另外一方面,中国企业对软件的需求终于开始出现。做SaaS年收入过亿的企业开始多起来了,过去还是比较少见的。在新一期基金里面我们希望在SaaS方向上多看一些项目,第二期美元基金已经投了两三个这样做SaaS的公司。此外,自动驾驶领域在未来几年开始真正应用了,自动驾驶垂直的技术板块正在产生机会。

最后,中国整个制造业的提升,这个理念所牵涉到的是工厂用的机器人、机器视觉等领域都有机会。

我们会把这些投资板块分成若干细分领域做一个分析,然后把它作为未来两年启明去投的方向,然后每年再去做一个复盘。我说的这几个方面,我们明年还会大量去做,18年在这一方面已经投了好几个项目。

艾迪:2018年整体的宏观经济形势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资本市场也进入了一个调整期,一二级市场出现倒挂,中美贸易战也引发了中国对整个技术创新的推动和投入。我们在做投资策略的时候,是危和机并存的。

一方面市场下行中给我们带来的压力,存在资产端退出的问题。整个18年联创还是把退出放在重中之重,让所投的企业能够进入下一轮融资,让企业能够上市,帮扶一些困难企业。

第二个是投资策略,原来的商业模式创新转型到技术创新,更加注重实体经济的投入,比如投资智能制造。汽车在整个自动化领域一定是最大的机会,所以我们围绕着这个产业深耕细作,避虚向实,响应国家政策的调整,对实体经济进行帮扶。另外我们围绕企业做上下游的整合,包括收购国外市场一些优质的已经成熟的项目。

宋安澜:对我们来说,2018年策略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我们也偏做早中期,暂时的市场波动实际上没有多大的变化,退出的过程我们有一些变化。在挑项目上我有两个感觉,一个和当时VC热相比,现在挑好项目容易了,这帮人也愿意降价了。第二,我们自己挑项目还是比较谨慎的,并不是说很快就把项目投下去。人工智能是我们的重点,已经投了十几二十个人工智能的项目,还会继续投。

下面直接进入最后一个问题,我们在下一年里面有什么新的策略。

艾迪:2 019年我认为整个投资的变化,主要是根据两个大的方向来做判断,第一,宏观经济的发展,第二,企业自身对行业的理解、深耕、投入,还有整个发展方向的判断。

我们认为资本市场还继续维持着下行,一二级市场倒挂,所以我们的投资是偏谨慎的。延续2018年的投资策略,我们还是注重科技创新型的项目,其中主要聚焦在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新能源汽车、无人驾驶、军民融合、消费升级的项目。

在行业深耕这一方面,我认为每个策略制定的时候,还是依赖于自身的核心竞争力。我们在汽车领域投机器人、大数据、无人驾驶技术。在军民融合领域里面,我们跟一些大的军工集团合作,做一些不是核心技术的军转民项目。

在各种策略制定的时候,还是根据自己资金的属性,为什么我们做偏中后期一点的,主要还是人民币基金的周期。人民币基金早期是“7+2”九年,中后期我们多了一个并购基金,依赖于某个行业的龙头企业,比如说上市公司为我们做上下游的整合投资。我们不像以前那么追风,还是以不变应万变,最终要找到价值投资,要挖到一个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和技术,做一些长期的投资和布局。

S基金快出手!

邝子平:18年对我们而言是退出的大年,19年退出不一定特别热闹,但是从投资来看,我们不会有太大的变化,非常看好整个医疗行业,同时也对中国整个消费升级充满了信心。我刚刚提到了一些具体科技的领域,我们还是会继续去深耕,大的策略基本都提到了,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宋安澜:我们的退出压力还是比较大的,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考虑和别人合作,比如和接盘基金来合作,这一方面你们有什么想法或者有什么建议?

艾迪:2018年创投人最累的一件事,除了融资以外就是退出。头部基金都在积极地把自己已投的项目推进到下一轮,或者成功把它退出,然后把资金收回。

退出是影响整个行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头部基金退出比例最好的可能有16%,其他几乎平均在4%或5%左右。除了小的基金退出稍微好一点,大的机构管了这么大的规模,几百个项目在手里,都非常有压力,真的需要一个S基金把我们手里能够退出的项目接过去。一方面缓解整个退出的压力,一方面也有利于健康良性的发展。投资人、GP加上团队这三种关系非常良性地循环发展,整个行业才能良性发展。

苏怡:作为地产基金,瑞威资本成立到现在九年的时间,从策略来讲,就是顺势而为、专注、专业。第一我我们大部分的业务做不良资产,就是一个顺势而为的结果。未来我们继续顺着这个势,一个方面我们顺着资本市场这条路径,继续去探索一些新的结构、境内和境外机构和项目的对接,这是19年我们一个比较大的方向。

另外一方面就是做有内容的地产。所谓地产基金并不是投水泥这些冷冰冰的东西,这些东西本身没有生命力,生命力在于基于地产之上的产业。任何产业都不能脱离地产而存在,包括高科技、教育和医药,任何产业不能脱离物业而存在。不同的物业是不同的资本形态,最终要通过产业运营和运作进行一轮资本的运作,间接给产业投资人带来收益,给地产基金投资人带来收益,这其实是对产业间接的一个支撑。

怎么样更好去跟各类朝阳的产业,发展中的产业去对接,怎么样让我们的基金能够更给普罗大众带来实际的利益,我们一直在探索。我们一直在探索走资产证券化的道路,不管是境内还是境外,这一条真正走通了,有可能让普罗大众多进入一个新的投资领域。怎么样去更好服务于我们各类的产业,这也是我们2019年甚至更远的未来面临的一个比较大的课题。

王光熙:各个机构在不同的阶段,必须要能去判断或者识别一些大的技术变革、产业趋势,随着这些变化,能够判断大周期的调整。

未来我们希望坚持过去自己长期坚持的一些东西,同时能够去挖掘一些新的趋势,比如说产业互联网兴起,还有一些核心科技。在这一块能够以一个比较谨慎乐观而又合理的节奏继续做自己的投资,同时能够花更多的时间去研究产业了解产业,这样能帮助我们更好的精挑细选。不管在上行和下行市场当中,特别头部的真正有核心技术优秀的团队最终还是能跑出来,甚至能通过这样一个寒冬的洗礼,把所有的对手都甩开。

对我们来讲,不好的环境,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所以我们要坚持自己的打法,包括自己看好的产业方向,在全价值链条上做布局,去投资一些更长线的东西,我们更喜欢在产业链上多布局。

晏小平:19年的投资策略应该会延续到18年这样一个趋势。整个市场会重心下移,对投资来说会是一个相对比较好的时点,我们会更加聚焦一些更细分的企业服务,重点去做一些布局和筛选。

今年是人民币基金退出的一个小年,美元基金的大年,相信明年随着科创板的开通,对人民币基金是一个非常好的退出大年。我们有很多的项目,做了很好的准备,科创板可能也会倒逼中小板和创业板做适当的改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圈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投资策略清科